低回报仍将是常态 这家资管巨头谨慎看待2020

  

  目前2019年所呈现出的诸多政策不确定性,将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并不会在2020年得到消退,而是会长期持续。不仅在短期对经济的需求面,也将在长期对经济的供给面形成比较负面的拖累。因此2020年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新时代。

  王黔表示,从外资投资人的角度来考量,进入A股有两个逻辑:第一个逻辑,以Vanguard集团自身来说,投资A股是一个长期的战略资产配置,未来将会长期逐步地进入中国市场,因为我们认为A股市场是全球投资组合中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长期也能获得比较好的收益率。第二个逻辑是,由于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周期并不是100%的吻合,因此还可以起到分散风险的作用,这一点便是战略考量。

  基于对全球局势的研判,王黔就货币政策与投资回报率两个方向给出了判断。

  “市场现在可能有一些过于乐观了。”

  从中期来看,我们预计央行货币政策最终将恢复正常化,从而提升当前处于低迷水平的无风险利率,金融资产估值也会更具吸引力。但即便如此,市场回报仍可能远低于前几十年及金融危机后的数年的水平(彼时全球股市自市场低点以来每年平均涨幅在10%以上)。鉴于我们预计全球经济增长和通胀将长期保持低迷,无风险利率和资产回报率可能会在更长时间内持续低于历史水平。

  随着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将进一步放缓,在政策不确定性加剧、经济扩张进入后期以及估值过高的大环境下,投资者应当对金融市场将出现的周期性波动有所预期。我们对短期内全球股市前景仍持谨慎态度,股市和其他风险资产大幅下跌的可能性仍然明显高于正常市场环境下的水平。低风险固定收益资产虽然收益率较低,但仍是投资组合中的关键多元化因子。

  政策不确定性是最重要的层面之一。可以看到,目前一些规则正在发生变化,二战以来国际合作的多边主义正在崩溃,随之而来的,是双边主义甚至是单边主义,而双边、单边的谈判必然导致更加没有效率,更不具公平性,更没有透明性,因而更加难以琢磨。另外,在过去十多年中,随着全球经济的持续放缓,伴随而来的是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的急剧增加,国家某些政策不能有效解决不平等的问题,从而导致民粹主义的上升,民粹主义政策是牺牲长期理性的经济上的思考,而满足的是短期的和一些政治上的考量。如果说这种国内的根本性问题,收入和财富的不平等不能得到解决,可以想象的是,它会源源不断的产生新的政策不确定性。

  新兴市场方面,随着全球贸易增速放缓,亚洲新兴市场的下行比拉美和欧洲部分地区更为严重。预计这种差异可能会持续到2020年,亚洲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将持续放缓,而拉美和欧洲新兴市场的增长相对于2019年会略有提升。

  虽然市场对进一步货币政策刺激的有效性尚存疑问,但我们并不认为各国政府未来会出台足以显著提振经济增长的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譬如,2020年中国可能加大货币和财政刺激力度来对冲经济增长的下行风险,但考虑到决策者对金融稳定性的担忧,这些举措的目标将是实现经济软着陆,而非增长的大幅反弹。对于日本央行而言,日益增加的经济增长下行风险,加上低迷的通胀,也可能会促使其调整政策框架,但任何举措均会是温和的,并辅之以缓冲对金融机构的负面影响。而新兴市场国家也可能会同美联储一道采取宽松政策。

  就欧元区经济而言,基于工业贸易对其经济的重要性,加之脱欧相关的不确定性拖累,预计增长将持续放缓,保持在1%左右的疲软状态。

  2019年,面对不断恶化的增长前景和持续的通胀缺口,全球央行从政策紧缩反转为进一步的政策宽松。迄今美联储在2019年已降息75个基点,但我们预计美联储在2020年底前进一步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25至50个基点。而欧洲央行现已将其政策利率进一步下调10个基点至负利率区间,-0.5%,预计到2020年,欧洲央行将基本保持政策不变。但是,如果经济和通胀前景恶化,欧洲央行也有可能采取更进一步的宽松政策(主要形式为降息和扩大量化宽松计划)。

  以中美关系贸易摩擦为例,尽管即将签署第一阶段协议令市场备受鼓舞,但这和2018年年底,2019年中两次短暂的“休战”并没有太大区别,本质上都是赢得了一些时间却没有解决根本问题。中美关系依然是一场持久战。

  2、全球投资前景:低回报仍是主题

  预计未来10年金融市场回报率将保持低迷。由于政策利率下降、各期限收益率降低以及企业利差收窄,固定收益回报率预期进一步下调。而由于自2018年初以来,企业盈利增长高于市场价格回报,估值水平略有下降,因此股市前景较我们去年的预测略有改善。我们预测,未来10年全球固定收益以美元计的年化回报率将在1.5%-2.5%的区间内,略低于去年预期。而全球股市未来10年以美元计的年化回报率预计在5.0%-7.0%左右,较去年预期稍有提高。

  在2020年1月8日Vanguard集团举办的2020年全球经济及市场展望媒体发布会上,Vanguard集团投资策略及研究部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Vanguard集团资本市场模型(VCMM)研究团队全球主管王黔博士在会上表示,2019年,全球政策不确定性大幅攀升,尤其中美贸易关系加剧,企业纷纷削减生产、延迟投资,导致制造业陷入衰退,全球经济增长持续放缓。我们预计,这些因素对全球经济在短期的需求面和长期的供给面都将产生显著负面影响并且在短期内,这种经济增长疲软的状态会一直持续到2020年,2020年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新时代。

  作为一流的资管公司,Vanguard集团当前总资产管理规模约 5.1 万亿美元,全球范围拥有超过 397 支共同基金,客户超过 2000 万,遍布 170 余个国家。Vanguard集团于2017年5月25日在上海自由贸易区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WFOE)。2019年底,Vanguard集团与蚂蚁金服正式宣布合作,在国内成立合资公司“先锋领航投顾”。据悉,双方将通过合资公司为中国个人投资者提供创新、普惠的基金投顾产品和服务。

  王黔上来就为投资者打了一针镇定剂。王黔表示,市场现在可能有一些过于乐观了,如果说展望2020年,目及之处仍然是荆棘重重,迷雾重重。作为投资者在2020年给出的第一个建议就是仍要保持谨慎。

  1、货币政策:继续转向进一步宽松

  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投资低回报是未来趋势

  Vanguard集团的A股投资逻辑

  在我们去年的研究中,我们也看到在2019年开始的时候,A股估值可能确实合理甚至是偏低的,因此2019年带来了较为优秀的回报。至于2020年怎么看A股,从长期资金的角度出发,未来十年我们对A股的回报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会长期进行战略的配置。

  预计到2020年,美国经济增速将低于趋势水平,降至1%左右,但不太可能会出现技术性衰退(通常描述为连续两个季度的经济收缩)。中国经济增速在2020年将放缓至5.8%,低于潜在增长率。

  2020年: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新时代

posted on posted @ 20-01-10 07:25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山东有线体育频道在线直播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