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头凹进了胸里,又破损了五六次,喂奶真是太难了!丨果壳病人

  

四是就算要加奶粉,也必须在宝宝把两侧乳房都吸空以后再加。

喂前五分钟的时候特别疼,后几分钟就有点麻木了。但喂完就不疼了吗?天真! 喂完之后,剌肉的感觉还残留在乳头上,乳晕经过拉扯也开始疼痛,有时候反而比孩子吸吮时更难熬。半夜两三点喂完奶,我疼得睡不着觉,在黑暗里默默抽泣。

在她的指导下,在老公的按摩下,在宝宝的大力吮吸下,两侧乳房都被吃空了,我如释重负,这一关总算过了。

当然,还是被老公拒绝了。

三是疼得厉害可以暂停亲喂,把奶挤出来或者用吸奶器吸出来。挤奶需要两只手,一只负责转着圈地挤,一只负责接。刚开始我空有理论,没能掌握技巧,挤得自己胸疼。到后来我自己挤奶比吸奶器都快,成了一头能给自己挤奶的奶牛。吸奶则需要一个靠谱的吸奶器,不能要只拉扯乳头的吸奶器。

但我知道,这些怨言都是借口。

学习外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自己有一个小小的先天缺陷—— 乳头内陷,顾名思义就是乳头凹进了胸里。由于胸太小,乳头更小,有它没它都一样,我也不当回事。

也是从这段经历中,我才更深刻地体会到为人母的不易,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女孩变成了一个带孩子的新手母亲。想起少不更事时曾相信“最深的爱就是给他生个孩子”,还给偶像发弹幕“我要给你生猴子”,不禁满面羞红。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乳喂养之路能走多远,但我自信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也相信我产假结束回去上班,也能给予孕产妇们更多的帮助和支持。

编辑:黎小球

因为疼痛,我害怕孩子吃奶,每次哺乳时间都不长,不能做到及时清空内存,所以 反复乳汁淤积,反复乳腺管堵塞。孩子也受罪,吃不饱只能添加奶粉。

可是第二个,真是砸得我满头包。

我们护士长,曾编过一个母乳喂养指导视频,是指导哺乳的专家。她一听就急了: “怎么能不喂呢!你还是产科医生呢,怎么能不喂呢!” 她马上带我去值班室,指导我如何调整喂奶姿势,如何抱着喂、躺着喂、靠着喂, 顺便指导我老公,一名普外科出身的、光荣的妇科医生,如何给老婆按摩推奶。

我疼得捶胸顿足,疼得泪流满面,疼得真想放弃。 我埋怨老公——都怪你,为什么非要跟我一起加班聊天看电影要孩子。 我抱怨我妈——为什么非要把这份痛苦延续给我,在我难受的时候还劝我坚持哺乳。 我埋怨孩子——为什么这么容易饿,一直嗷嗷待哺不体谅你妈妈我的难受。 我甚至抱怨社会——为什么只宣传母乳喂养的好处,却对喂养的艰辛只字未提,把妈妈的付出当作理所当然。

要找到合适的喂奶姿势,让孩子吃着舒服,妈妈也舒服。丨 图虫创意

皲裂、结痂、痂皮脱落、长好,一般需要五六天。反反复复的乳头皲裂,我大概经历了五六次。

我一直在是否继续母乳喂养这个问题上挣扎,家庭会议开了几次,大家的态度也逐渐软化,同意我可以从母乳加奶粉的混合喂养过渡到纯奶粉喂养。 但最终,在孩子哭着要吃奶的时候,我还是鼓起勇气把乳头塞了进去。

但偏偏这么巧,在我回科给孩子采血的时候,产科的护士长休假归来。她顺嘴一问:“怎么样啊?”

老公说:“你得谢谢我们宝宝,她治好了你的乳头内陷。”

我:“……对啊,你也得谢谢铁锤妈妈我,让你成为了本市唯一一个会推奶的妇科男医生。”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结果都是一个,我疼。

二是找到合适的喂奶姿势。我尝试了坐着喂、靠着喂、侧躺着喂、平板支撑着喂、倒着喂之后,发现侧躺着对于我来说最舒服。 但一直侧躺着喂,有时候外上象限的乳汁没办法吃空,所以还得换着姿势来。

我决定算了,不喂了,刚开始就这么难,还是及时撤退的好。知难而退嘛,人贵有自知之明嘛,我要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育儿中,喂奶这件事就交给经过质检的“牛妈妈”吧。曾经背过的母乳喂养的优点都被我抛进了太平洋。我自我安慰,孩儿她爸就是纯奶粉喂大的,不也挺好嘛。

刚生完我乳汁分泌得少,还没什么体会。 生完孩子一周左右,我终于下奶了,但下得太多,超出了容器范围,于是乳房开始胀痛。真的是又热又重又痛,就好像胸口坠了两个烧过的秤砣。

我顺嘴一说:“喂奶太难了,我打算回奶了。确实打算回了,出了门我就买药去。”

我大概经历了五六次

许多朋友一边鼓励我继续坚持,一边告诉我坚持不下去也没什么,不要给自己套上“一定要母乳喂养”、“只有母乳喂养才是母爱”的枷锁。丨 图虫创意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展开全文

乳头皲裂的感觉,就像是手背蹭破了皮,但还要每天两个小时一次地用搓澡巾搓。搓啊搓,搓得皮长出了血痂,再搓啊搓,搓到新皮长出来。丨 原图chatelaine.com

既然狠不下心断奶,那就只能迎难而上啦。凡是号称能治乳头皲裂的方法我都用了,什么香油啊、维生素E啊、羊毛脂膏啊……效果都一般,就是个滋润的作用,不能促进愈合。

作者:一首简单的小晴歌

刚开始乳头上还没有明显的伤口,只是有点红。后来冒出一个小泡,孩子吃完奶泡就变大,里面发白。再过一两天,泡破溃,暴露出里面嫩红色的糜烂面。糜烂面结痂,痂皮脱落后长出来的就是新肉了。

原标题:乳头凹进了胸里,又破损了五六次,喂奶真是太难了!丨果壳病人

在怀孕以后,我也立下了大大的Flag:自己生、自己喂、自己养!

如果你也有得病、看病的经历愿意写出来分享,欢迎投稿至sns@guokr.com。

直到当了产科医生,我才知道乳头的重要性。虽说孩子吃奶时不是光吸乳头的,而是会将乳头和乳晕都含住,形成一个“长奶嘴”再吸。 但乳头内陷却有可能造成刚开始喂奶时衔接困难,孩子没办法有效吸吮。

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能让孩子有效地吸吮,这些症状就能慢慢缓解。 但问题是我没有明显的乳头,周围乳晕也硬邦邦的,孩子吸不住,吸奶器也吸不好。所以我越来越胀、越来越痛,什么冷敷热敷按摩都没用。

为了纪念这段经历,我又想给孩子起一个昵称,小铁锤,或者小改锥。( 关于起名的前情提要 )

真正有效的,还是得从病因下手。一是了解孩子的需求,不能一哭闹就喂奶。在真正饥饿的时候再喂,趁着她张大嘴,把乳头和大部分乳晕一起塞进去,避免孩子只吮吸乳头。安抚奶嘴该买就买,该用就用。

我把这段经历发到了朋友圈,收获了一大堆来自同道的安慰和鼓励。 我这才知道,每位妈妈的喂养经历都多多少少有点心酸。

又这么喂了几天,宝宝把乳头吸出来了一点,喂奶好喂了一些。 我刚松了一口气,但马上更大的挑战来了,乳头皲裂……

左:正常乳头;右:乳头内陷 丨 healthline.com

堵奶之后乳房里面胀起一个大硬块, 吸也没用,推奶效果也不佳,只能继续让孩子吃,等着吃通。睡觉的时候硬块就自然下垂到两侧,我得用手把硬块推到中间才能睡着,不然就会被坠胀感和疼痛感折磨得一整夜不能安眠。衣服也难穿,稍微硬一点的质地掠过乳头都难受。我每天两手托着胸走来走去,征用了我老公所有的纯棉背心和短袖。

反反复复的乳头皲裂,

我的乳头凹进了胸里

在被乳头皲裂折磨的日日夜夜里,我反复推测导致当下局面的原因。或许是我新手一个,喂奶姿势不对;或许是乳头内陷,每次吸吮时没能把乳头和大部分乳晕一起塞到孩子嘴里;或许是乳头终于重见天日比较脆弱;或许是宝宝吸吮次数太多、时间太长……

作为一名普通的产科医生,我在跟孕妇和家属谈话时说过成千上万遍母乳喂养的优点,背得滚瓜烂熟,什么安全卫生啊、经济实惠啊、营养全面啊、降低婴幼儿医疗开支啊等等等等。

我要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育儿中,喂奶这件事就交给经过质检的“牛妈妈”吧。丨 图虫创意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能缓解疼痛,最疼的时候,我一天两片布洛芬。丨 图虫创意

疼啊疼,好疼啊

迎难而上吧,找对喂奶的方法

一位朋友说:“我奶多,你要不嫌远,把孩子抱过来我给你喂。”一位朋友说:“这才刚开始,孩子长牙的时候才难受呢,咬得我流血。”还有一位朋友因为严重的睡眠障碍“快神经了”,在八个月的时候停止了母乳喂养。 许多朋友一边鼓励我继续坚持,一边告诉我坚持不下去也没什么,不要给自己套上“一定要母乳喂养”、“只有母乳喂养才是母爱”的枷锁。

我甚至埋怨孩子为什么这么容易饿,一直嗷嗷待哺不体谅我的难受。丨 图虫创意

就这么熬了三个多月,我各种喂奶姿势都掌握了,宝宝也跟我的乳房磨合好了,乳头皲裂终于不再犯了。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能缓解疼痛。最疼的时候,我一天两片布洛芬,药效发挥出来,疼痛跟抽丝一样一点一点被抽走,那种感觉真好。

在此过程中,孩子两个小时吃一次奶,每次十五到二十分钟。 她吸吮十分有力,每次哺乳,我都是钻心的疼,像是有小刀子在剌肉。最疼的时候,我勉强把乳头给她塞嘴里,下一刻就想撤退。我妈按着我不让动。最后,我哭得稀里哗啦,我妈看我受罪也哭得稀里哗啦,宝宝吃得倒是挺美,一个月就长了快两斤肉。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果壳病人』文章

老公尽可能帮我带孩子,在我烦闷的时候逗我开心,在我不理智的时候安抚我的情绪,告诉我“不喂也可以”。妈妈也跟我说过,我把她的乳头咬烂了,特别疼但她还要继续喂。我也曾经听过许多妈妈说母乳喂养好辛苦,夜班的时候也接诊过急性乳腺炎的患者。 但锤不砸在自己身上就不觉得疼,只有亲身感受了才知道个中滋味。最无辜的是我的小孩子,她只是屈从于本能,有我搂着吃奶最舒服。

这是『果壳病人』专栏的第48篇文章。曾与果壳er分享经历的作者有的,有的,有的,还有的。

posted on posted @ 20-01-10 05:16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山东有线体育频道在线直播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